热线电话 010—68498239

专家观点

孙小荣:全域旅游的政治逻辑 | 七小省为何成为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7日  阅读次数:   次

  继海南、宁夏成为全国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之后,山东、浙江、陕西、贵州、河北五省也跻身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这七个小省区显然已成为旅游“网红”,竞相绽放着中国旅游的新气象。


为什么会是这七个小省区?


  抛开国家旅游局给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诺贝尔奖”似的颁奖词,从现实角度、全国范围来比较考量,要说这七个小省区旅游发展就真有那么好吗?也不完全是。这个“好”字怎么衡量,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唯一答案。有些省区的旅游发展的确算不上全国超前,有些发展滞后省区也在自我宣称旅游业发展正在“追赶超”,既然是正在追赶超,也就是说自己的发展落伍了。


  正在“追赶超”的落伍者,一牌走红成为“高大全”的引领者——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这剧情逆转得是不是让人有点匪夷所思,嗯?


  之所以说这七个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都是“小省区”,是因为从全国各省区面积来看,他们均没有进入前十位。最大的是河北,面积18.88万平方千米,居全国第13位;最小的海南,3.54万平方千米(陆地面积),居全国第29位。也就是说,七个全域旅游省创建单位就面积而言,介于全国第13位至29位之间,实在算不上旅游资源大省。


  从2016年全国各省旅游收入统计来看,有三个进入了全国前十强,分别是浙江(第三位)、山东(第四位)、贵州(第七位),其他四个依次是河北(第14位)、陕西(第20位)、海南(第28位)、宁夏(第31位)。


  而恰恰就是这七个既不完全是旅游资源大省,也不完全是旅游经济强省的小省区,越过像四川、云南等这样的旅游资源大省,超越了像广东、江苏等这样的旅游经济强省,晋级全国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名列,成为全域旅游发展的第一梯队,身份显赫,功勋卓著,令其他原本旅游资源丰富、旅游收入丰硕的省区心有不甘,悔恨抱憾。


  但是,如果真正理解了全域旅游发展的深层次逻辑,你的心有不甘和悔恨抱憾或许能稍稍减轻一些——原来全域旅游要跳出旅游看旅游,跳出旅游发展旅游,要用“政治的眼光”,说得更准确一些是用“政经的眼光”来审视旅游的发展,创新引领的不仅仅是看得见的旅游资源和旅游收入,还有更深层次的改革创新引领逻辑,而这才是真正关乎谁是未来引领者的核心筹码。



微信图片_20190627172547.jpg


  “全域旅游”首次被国家旅游局提出并提升到未来中国旅游发展的主导理念和战略是在海南。

众所周知,海南是中国正在建设的第一个国际旅游岛,是关系到中国旅游能否跻身国际旅游强国的明星工程;海南岛是“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的重要支撑,旅游业的发展直接关系到南海稳定和中国海洋经济战略的实施,举全省之力发展旅游业是海南社会经济发展的既定战略。


  正因为如此,海南才大刀阔斧地在旅游体制机制方面进行了创新革命——在全国率先成立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在旅游监管方面首创“旅游委+旅游工商分局+旅游警察+旅游巡回法庭”综合管理体系,为中国旅游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探索了新路径。


如今,全国已经有24个省区(直辖市)进行“局”改“委”,设立省区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全国掀起“1+3+N”旅游综合管理体系创新改革,这是海南对中国旅游创新发展的特殊贡献。

微信图片_20190627172550.jpg


“发展全域旅游,路子是对的,要坚持走下去!”

                        ——习近平

“全域旅游”得到国家高层的认可,是在宁夏。


  2016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考察时指出,“发展全域旅游,路子是对的,要坚持走下去!”


  宁夏在落地全域旅游的发展过程中,探索出“全景、全业、全时、全民”的发展模式,提出“有个景区叫宁夏”的营销口号,把宁夏作为一个景区统筹规划、提升建设。2016年9月,宁夏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全国第二个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


  习近平在考察的过程中,是切实感受到了宁夏发展全域旅游的新气象和新成果,才会对“全域旅游”发展模式表示高度首肯。正是这样的一句肯定,“全域旅游”这个自下而上的发展理念,被写入2017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完善旅游设施和服务,大力发展乡村、休闲、全域旅游”,极大地提振了中国旅游业界的行业自信和事业自信,也使“全域旅游”完成了从“发展理念”到“发展战略”的升华。这是宁夏在积极践行全域旅游方面,对中国旅游业做出的一大贡献。


  同时,宁夏作为中国第一个内陆开放实验区,是肩负“向西开放”发展使命,加强跟阿拉伯世界沟通合作交流,推动“一带一路”经济带建设的核心区域,旅游先通先行是必然选择。


  宁夏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要把旅游业融入社会经济发展的全局”。这是对“全域旅游”在地方发展中发挥更多综合性、关联性、联动性功能的再提升。


  只有“融入全局”,才能更好地做到“全域旅游”。


微信图片_20190627172553.jpg


  陕西凭借“丝绸之路的起点”,通过连续举办丝绸之路国际旅游博览会,已成为“丝绸之路”旅游带建设的引领者。

按照“示范区”均衡合理布局,分散辐射带动的原则,宁夏和陕西这两个地域相邻、文化相近、资源类同的省份,按理说不该都成为全域旅游省示范区创建单位,而应该把这个名额给东北或者西北偏西的其他省份,但陕西偏偏就是了。


  这是因为陕西的西安是十三朝古都,“丝绸之路”的起点,盛世汉唐的文化底蕴和世界闻名的秦始皇兵马俑,让西安这座城市一直成为最受世界游客受喜欢的国际旅游城市。而且,陕西北有延安、照金革命圣地,是红色革命精神及爱国主义意识形态教育的基地,还有全球华人认祖归宗的黄帝陵;南有“中华父亲山”大秦岭,是中国南北分水岭,也是南水北调生态水源涵养地、中国最具国家森林公园气质的生态区域。


  2013年9月7日,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重要演讲时说,“我的家乡中国陕西省,就位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站在这里,回顾历史,我仿佛听到了山间回荡的声声驼铃,看到了大漠飘飞的袅袅孤烟。这一切,让我感到十分的亲切。”这是习近平对家乡陕西最好的代言。


  虽然陕西在“故乡”这个事实上一直保持低调,没有大肆宣传,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可以说,陕西不仅是习近平的故乡,更是他提出“一带一路”战略的灵感触发地。近年来,陕西凭借“丝绸之路的起点”,通过连续举办丝绸之路国际旅游博览会,已成为“丝绸之路”旅游带建设的引领者。


微信图片_20190627172556.jpg


  浙江的创新精神从来都是当仁不让地统领着各个领域,旅游业也不例外。

  浙江作为持续跻身全国旅游经济收入前三甲的元老,对中国旅游的创新更多地是在产业和业态层面——乡村旅游、新宿业态、洋家乐、特色小镇、文化古镇、文化演艺、旅游电商、旅游信息化建设……


  一句话,当中国旅游需要创新发展的灵感时,总是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浙江,去观摩学习,寻找灵感。但浙江范式的创新,从来都是一直被模仿,从未有超越。


  在旅游品牌营销与平台方面,浙江从来都是大手笔、大机遇——从杭州世界休博会到世界互联网大会,从世界海岛旅游大会到G20,搭建国际平台,促进国际交流,探寻国际合作,打造国际IP,浙江每一次出手,都能把其他省区甩得很远。


  更关键的是,浙江是习近平“两山理论”的诞生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不仅是绿色经济、生态文明建设的指导理论,也是旅游业发展应该坚守的底线和原则,没有生态就没有旅游,没有生态就没有可持续发展。


  先富起来的浙江,先醒过劲儿来,不管是在旅游发展还是社会经济发展全局中,都始终把生态经济作为“两山”之间架起的一座桥梁,实现生态建设和经济发展协同发展,城乡因环境而美丽,群众因生态而富裕。


  浙江成为全域旅游省示范区创建单位,可谓实至名归,众生诚服!


微信图片_20190627172559.jpg


  唯有山东为中国旅游上演了一场《冈仁波齐》——重复是一种力量,坚持是一种信仰!

 “孔门之乡”之“好客山东”在中国旅游大格局中独领风骚已十年,首创“全省联动,捆绑营销”,以打造省、市、县、村、景文化品牌,率先迈向文化IP缔造,构建世界唯一、山东独有的资源体系、产品体系,完善的服务体系、信息化体系;首创“厕所联盟”,开放城市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厕所,为外地人打开“方便之门”,从细节处尽显“好客”之道;首创十大文化旅游目的地整合发展,探索多规合一。


  山东省始终将旅游业发展上升到省委省政府的核心重点工作,十年如一日,持续推进,十年磨一剑,终成“好客山东”大品牌。


十年来,山东旅游在各个领域的整体谋划和体系建设,为中国省域旅游发展树立的典范,但遗憾的是,“好客山东”模式也是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大多数省区的旅游发展往往是领导一换,新旧混乱,摘了芝麻,丢了西瓜,唯有山东为中国旅游上演了一场《冈仁波齐》——重复是一种力量,坚持是一种信仰——“好客山东欢迎您!”多么熟悉的声音,从来不需要记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微信图片_20190627172602.jpg


自古云贵不分家,

如今独秀一枝花!


  贵州,大山大水大生态,多彩多元多民族,天生为贵地,热情迎贵人。


  贵州因地制宜,首倡“山地公园省”。跟宁夏一样,把全省当做一个公园来建设规划建设。向生态要效益,不仅践行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而且延展出“不仅要绿水青山,还要金山银山”的生态旅游发展理念。


  首创全省旅发大会机制,连续十多年召开全省旅发大会,实现“举办一届旅发大会、提升一座旅游城市、推出一批旅游景区”的目标;率先发起成立世界山地旅游联盟,举办世界山地旅游年会,借助平台,促进交流,把贵州的山地旅游的品牌推向世界;依托国家灾备中心的大数据资源,开启旅游大数据库和信息化建设。


  2012年,贵州迎来如今坊间被称为“旅游书记”的陈敏尔,提出向生态要效益,集聚化发展,推出“五个100工程”,即要在贵州全省规划建设100个产业园,100个农业示范园区,100个小城镇,100个城市综合体,100个旅游景区,建立了一套考核评价体系。贵州旅游正式成为“一把手工程”,全省旅游迈向“井喷式”发展。


  “井喷式”这个词,成为贵州旅游这些年来高频出现的代名词,也是中国局部地区旅游激越式发展的一种现象。是好是坏,不做论断,交给时间检验。


 如今,“多彩贵州风”已风行全世界,成为展示中国多民族风采的文化精品。2016年,贵州对全省待开发旅游资源进行摸底排查,挑选优秀资源进行整体规划开发。全域旅游的浪潮蔓向贵州的穷乡僻野,为待脱贫的山民带去旅游的甘霖雨露。


  自古云贵不分家,如今独秀一枝花!


微信图片_20190627172604.jpg


  河北省首创“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省旅游投融资大会”两会模式。

  无疑,是雄安新区临门一脚,把河北推进了全域旅游示范省建设单位。由此,河北形成了环京津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北有2022年冬奥会,南有雄安新区,东借环渤海经济区发展的国家战略全覆盖。


  长城内外,大好河北。河北具有多元的地形地貌,拥有燕赵大地的史诗传奇,坐拥京津冀庞大的客源市场,但在旅游发展上一直没有摆脱被北京屏蔽的“灯下黑效应”。河北拥有的山地、海洋、草原、长城及燕赵文化、京畿文化、工业文化、康养文化等,并没有在旅游发展中充分释放活力,产生吸引力。


  2015年,原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调任河北省省委书记,也把贵州发展旅游的经验成果带到了河北。自此,河北树立了强力推动旅游体制机制改革创新,进一步推动以壮大旅游业作为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的战略支撑,并以“十三五”规划为统领形成了推动旅游产业跨越发展的“1+2+8”政策支撑体系,多规合一的规划体系。


  赵克志“贵州经验”在河北落地,最直观的体现是2016年河北省举全省之力举办首届河北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成功将保定市三个贫困县(涞水、涞源、易县)打造成“京西百渡休闲度假区”。


  这可以说是照搬了贵州旅发大会的模式,但河北实现了创新超越,开创了以项目落地和基础建设为抓手,“用一届旅发大会,打造一个旅游品牌”的模式。并形成完善的机制,倡导全省各地市以申办每年申办一届的省旅发大会及自主举办地级市旅发大会,创新发展机制,促进产业转型。


  河北省首创“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省旅游投融资大会”两会模式,制定了一系列旅游投融资政策,破解旅游投融资瓶颈,畅通和拓宽融资渠道,搭建政府投融资平台,充分激活社会资本投资潜力和创新活力。实施“一二十百千”工程,加快建设环首都休闲度假旅游圈、燕山—太行山休闲旅游带和滨海旅游带。自此,河北旅游充分激活后发优势,呈现出了新气象和新格局。


  但明眼人都知道,如果没有雄安新区,河北能不能成为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还说不准。老大哥大——北京,都不是呢!


  现在,来总结一下七个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的“政治逻辑”:


一、都是国家重大战略的核心承载地;

二、都是国家发展先进理念的诞生地;

三、都把旅游业发展上升到党委政府的“一把手工程”,有些省份是一把手亲自抓;

四、都是旅游业体制机制改革的创新先行区,为中国旅游的创新发展探索了新路径;

五、都是面积不大,资源聚集,便于协调统筹,凝聚合力办大事儿的试验地。


  当然,全域旅游发展最大的驱动是市场消费,全域旅游发展也要遵循市场规律。不管旅游是经济工程、形象工程还是民生工程,只有把旅游上升到政治工程,成为党政一把手重视抓、乐于抓的系统工程,旅游业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各地实践也证明,凡是党政一把手重视旅游发展,可持续推动旅游发展的地方,旅游业都释放出“一业兴,百业旺”的新动能,为区域社会、经济、文化、民生的发展开创了新机遇,带去了新红利。


  这才是推动全域旅游发展,享受全域旅游成果的深层次动能,也是七个小省区能成为全国全域旅游示范省创建单位的政治逻辑!



010—68498239